首页 » 为什么选择英国教育? » 发现,创造,创新! » 3200年历史的骨骼成为癌症研究的希望

3200年历史的骨骼成为癌症研究的希望

PhD student Michaela Binder at an archaeological dig © British Museum

由一位英国博士学生发现的具有3200年历史的骨骼成为历史最为远久的人类癌症患者证据,可能会为这种致命疾病发展过程提供新的信息。
 

31岁的Michaela Binder来自奥地利克雷姆斯,她发现了一组年龄在25-25岁之间、带有转移性癌症(丛身体其他部分转移而来的癌症)的男性残骨。
 

这组残骨于2013年发现于苏丹的尼罗河附近,专家运用X光和扫描电子显微镜发现癌症已经明显地存在于锁骨、肩胛、上肢、椎骨、肋骨、盆骨以及股骨。
 

有关学者希望这一发现可以用于现代癌症预防的研究。
 

“这表明癌症并非现代疾病,给我们机会探求癌症的演变和历史,”Michaela表示。目前她在杜伦大学(Durham University) 学习博士课程,是该校与大英博物馆(British Museum) 和其他英国高校联合开展的多学科项目的团队成员。
 

“现在我们有机会提取DNA,看看某些变异是否与癌症有关,从而建立一个更好的数据基础。这对现代研究来说十分重要,远比单纯的历史研究要意义深远。”
 

梦想的研究
 

正是由于可在多学科层次进行工作这一点吸引Michaela申请了英国的博士课程,特别是与大英博物馆合作的机会。
 

“我记得小时候和父母来到伦敦,我就被这座雄伟的建筑和里面的木乃伊深深吸引了,所以能为大英博物馆工作是我儿时的梦想,当时看起来遥不可及,”她说。
 

Michaela从Leverhulme Trust(英国其中一个支持多种研究课题并发放研究基金的组织)获得了研究基金, 让她可以在杜伦大学与一位影响了自己整个考古职业生涯的学者学习,这位学者就是举世闻名的生物考古学家Charlotte Roberts教授。“她编写了考古学这个领域的基础教科书,而且她还是对我非常支持的导师—而不是对自己工作有所保留的科学家,能与这样的人一起工作我超乎我的想象。”
 

“这是我在英国工作时发现的一个普遍现象,”她补充道,“大家都很愿意就自己研究课题进行交流,并且愿意跨学科地开展工作。”
 

古代历史,现代研究
 

“英国的考古学研究氛围十分出众,”Michaela说。
 

“考古学不只是普遍尘埃的遗址,而且是充满新奇的新科学。
 

这里对人类疾病的研究以及这些研究如何适应当今科学具有很浓的兴趣。我们还在古代遗体中发现了动脉粥样硬化的证据,尝试讨论这一证据可以如何应用于未来研究。
 

这不仅仅是发现过去。这关乎现在。现在是考古学发展十分令人兴奋的时代。”
 

你是否由此获得启发?英国有数千个考古学课程,点击这里查看:pre-university coursesundergraduate courses  postgraduate courses ,或在UK funding for research projects scholarships for UK study查询更多信息。


如需了解大英博物馆在北苏丹开展的Amara West项目,请登录:www.britishmuseum.org/AmaraWest